半吊子画手,偶尔尝试码文。
快要淡圈TVT
稍微儿有些cp洁癖
安雷/瑞金/朔芷/龙白/好茶/冷战
朔芷朝耀瑞金不逆不拆/互怼清水可逆

© 都寂
Powered by LOFTER

第六章 那些过去的花和未发生的事 BY.都寂

星梦hp设定企划:

我就不拖剧情了,上来就回忆杀搞事情。

剧情说了这么久还没正经提到过当年的事。

塔桥和英雄借用召南番外的梗,为了把番外和正文联系起来我也是蛮拼的

其实只是为了少点怼人x我真的,不会,怼TVT

妈妈你看这群巫师连魔杖都不拔就知道学我们麻瓜开嘴炮



有些事情发生时,你都不知道自己当初究竟是如何会选择做出这个举动的。 

正如柯萝娜虽然以冷静不爱管闲事自居,但其实行动要比思维快得多。

其实当初选择这个帮助这位麻瓜出生的少女的决定,完全不是出于纯粹的利益考量。她仅仅只是从那位樱发少女畏畏缩缩的眼神中,看到了母亲的过去。

是的,“顾星海”是亚混血。父亲顾一川是纯血,而她的母亲顾诗曼,则是切切实实的麻瓜出生。

尽管幼时的记忆已记不太清,母亲当年的笑靥如花的讲述中,顾星海还是勉强从母亲言语里的蛛丝马迹里,拼凑起了她曾经由于身份尴尬经受的委屈。

母亲当然不会像这位浅樱发色的少女一般怯懦,她是个乐观的人。她总是一边接受风雨,一边肆意勃发着明丽的花。

对于当年母亲的处境,顾星海早已猜到了大半:

麻瓜世界里亲戚的敌视,学校里纯血统的排挤不断,过分优异的课程又使她鹤立鸡群般格格不入。哪怕后来和顾一川结婚,母亲依旧要承受起社会舆论以及纯血家族聚会里对于她身份的冷嘲热讽。

但对于这些,母亲只字未提。她仅仅是笑着说:

“本来我一人肯定是坚持不下去的,但幸好我遇见了你爸爸呀。”

“那是我五年级时候的事了,那天是圣诞节假期的最后一日,我在伦敦塔桥上迷了路,就遇见了他。他什么也不说,只是陪着我,在塔桥上站了一夜。”

“后来回到霍格沃茨才知道,他也是巫师。两个巫师站在塔桥,用麻瓜的方式聊了一夜。不魔法,也不浪漫。仅仅记得最后喷薄而出的朝霞,是那么的美好。”

“他问我以前有没有和别人一起看过日出过。”

“我说没有。遇见他,我的人生才圆满。”

“那是我心动的伊始。”

“你看,当时隐瞒自己巫师身份什么都不说的爸爸,是不是很讨厌啊?”

当年的母亲神色就好似一位恋爱中的少女,笑容是那般温暖明丽。

可当年的谁也不明白,月盈则亏这一最简单朴素的道理,或者说,当年的他们三人实在太幸福了,幸福到,蒙蔽了双眼。

而命运就偏偏是喜欢挑选这样过于幸福的人下手,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东西毁灭给人看。

在后来霍格沃茨战役中,母亲死去,而这一切仅仅是源于母亲的麻瓜出生身份而被出卖。

而当初那个说着自己并非血统主义者的爸爸,为了家族,最终还是选择了放弃母亲。

母亲死后,抚养权交给顾一川。顾一川用一个捏造的虚妄谎言瞒天过海,欺骗年仅八岁的顾星海。

“你的母亲是战死,她是时代的英雄。英雄的牺牲是必然,我们应该为她感到骄傲。”

顾星海对这句话深信不疑。直到二年级那个暑假父亲临时有事,她独自去扫墓。结果在墓园看见了柯政,也是他告诉了自己在父亲那些糖衣炮弹下掩盖的一切真相。

从此顾星海告别过去,化名柯萝娜。用掩人耳目的失踪转学,调查母亲当年死亡真相。同时,向着那些背叛了母亲的所有人,选择复仇。


本来调查自然是越不引人注目越好,可是说出去的话覆水难收。已经答应引开那帮纯血统论者,便只有趁围观的人群还不是很多,速战速决为好。

柯萝娜叹了口气,走出包间。

“你是谁,转学生?以前没见过你?奉劝你一句,别妄想保护那个人了。你不知道你庇护的那人是什么身份?泥巴种诶,你靠那么近,会不会被传染上泥巴的臭气啊。”说着,谭美娇还掩住口鼻,装出一副被熏到的样子。

柯萝娜厌恶地挑了挑眉,冷淡地望着眼前这位装腔作势的红发少女。

“麻瓜出生和纯血并无不同。几年前的战争英雄,救世主的至交好友,赫敏·格兰杰也是麻瓜出生,并且她在校时可是当之无愧的学年第一。这说明出生并不能决定魔力强弱。莫非……你们纯血统的魔法史,从未及格过?”

柯萝娜故意加重了纯血统三个字,本来他们值得骄傲的出生如今用这种语调听起来,却显得异常讽刺。

谭美娇被噎了一口气:“我来不是听你说大道理的。看在我们素不相识的份上,最后警告一遍,让开。不然我不介意连你一起教训。”

柯萝娜好笑地看着眼前这人:“没记错的话,你们纯血统不是最讲究优雅的举止吗?”说着柯萝娜绕着谭美娇走了一圈,煞有介事地打量了这人一番。

“真抱歉,恕我眼拙,我倒是没看出来,你与你口中那些言行举止粗鲁无比的泥巴种们究竟有什么不同?”

“还是说,”柯萝娜放缓了语速,声音却显得更加不容抗拒,“某些可怜虫仗着自己出生高贵,便目中无人。怕是忘了自己还在阿兹卡班做客的那些贵族亲戚们了?”

谭美娇被气到不行,由于姑姑一家入狱的缘故,阿兹卡班一直是她的逆鳞,“好啊,你叫什么名字?我从此记住你了。”

“前面是怎么回事?”龙灏天正在走回自己级长包间的路上,发现路被一大圈人挤得水泄不通。龙灏天皱着眉头,随便揪来一个人问道。

“貌似是斯莱特林的某位保守党和一位转学生吵起来了。”

龙灏天放开了手中这人衣领,匆匆向前走去。周围的学生看见是龙灏天走过来,都自动避开,让出了一条两人宽的走道。毕竟谁也不敢招惹格兰芬多的毒舌小王子不是吗。况且即便他自己不出手,他身后的那些在圣战洗礼中尽得他真传的粉丝也不是吃素的。

刚进入这个由人潮组成的圈子里,便听到那边传来一声叫嚣“泥巴种!”

龙灏天微皱起眉。这个称呼自己已经多少年没有听到过了?众所周知,格兰芬多的龙灏天,年段第一,天才找球手,也是麻瓜出生的巫师。

在圈外围听了一阵,大概弄明白了好像是这位蓝紫发色的女生想要在这些保守派间庇护一位麻瓜出生的巫师。真是笑话,他们麻瓜出生的巫师,什么时候竟沦为可怜兮兮祈求别人施舍般保护的可怜虫了?

于是龙灏天走上前去,单手撑在自己包厢移门上,神色似笑非笑。

柯萝娜正和谭美娇吵在兴头上,突然出现了一位不速之客。柯萝娜皱起眉,把目光投向身左侧。没记错的话,这位不是刚刚他们说的龙灏天,格兰芬多的毒舌小王子吗?

他来这里做什么?仅仅是回包厢吗,看起来不太像,还是说……

正在这时,龙灏天缓缓开了口:“你觉得,把那个少女保护在自己包厢的做法,是能护住她一时呢?还是一世呢?”

“还是说,”龙灏天俯下身去,用自己的身高压制强迫对方与自己对视,满意地看着对方不服输的倔强眼神,“你仅仅只是想得到那个麻瓜出生的女孩的感激涕零?这位同学,当圣母,当的可还快乐?”


评论
热度 ( 16 )
  1. 都寂星梦hp设定企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