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吊子画手,偶尔尝试码文。
快要淡圈TVT
稍微儿有些cp洁癖
安雷/瑞金/朔芷/龙白/好茶/冷战
朔芷朝耀瑞金不逆不拆/互怼清水可逆

© 都寂
Powered by LOFTER

 @慢性自杀 

画了最喜欢的一篇雷安雷里的一个片段【请无视雷总186和安迷修179不合比例的身高,为了画出这个头抵在安哥后背上的姿势真是蛮拼的TVT尽力了】

顺便强行安利这一个大大,大大人超级好//////表白大大

【凹凸/雷安雷】刻痕(四)原作的片段:

“你可别睡着了···”安迷修看着雷狮坐在车后座上,忍不住提醒——雷狮已经连眼睛都睁不开了。


“放心放心,”雷狮挥挥手,然后开始掏自己的口袋。


安迷修有些害怕——在看到雷狮从口袋拿出折刀的时候他就已经开始怕了,但是这次雷狮从口袋里掏出来的东西不是折刀。


银色外壳的口琴被雷狮捏在手里,雷狮眯缝着眼睛——他把头巾一摘下来显得头发特别乱,此刻跟刚刚从床上爬起来似的。


“我吹着这个——应该就不会睡着了,”不等安迷修说什么,雷狮打了个响指,“前进吧!”


然后就把口琴送自己嘴边开始吹——吹出来的音是不成调子的,断断续续的还没不会吹的强。


“···”安迷修卸了口气,然后握紧车把蹬起车。


带人比想象中的困难,即使雷狮比较老实但安迷修还是歪歪斜斜拿脚触地好几次才平稳的骑起来。


雷狮难得没说他什么,他正坐在车后座,捏着口琴闭着眼,在睡和不睡的边缘游荡。

安迷修蹬着车蹬,在没有路灯照耀也没有其他车辆的路上驶行,碾压着堆积在路边的枯叶,把那些失去水分和养分的树叶压的咔咔响,雷狮那几乎不成调的口琴声断断续续的传过来。




雷狮是把头抵在安迷修后背吹的——他现在急需要一个支撑让自己不掉下去。


风吹在安迷修身上弄的他一个哆嗦,在快到地方的时候,安迷修才听出雷狮吹的是哪天杨树林里吹的曲子。

“雷狮——雷狮——”安迷修叫了叫雷狮,“这是什么曲子?”

“不知道——”雷狮慢悠悠的会给他一句,然后拿口琴背砸在他脑袋上,“骑——你的——车!”



“好吧···”安迷修喃喃着,继续蹬车。




雷狮继续在他后面吹着,这次是彻底没调子了···


【真是俩人难得的宁静呢,qwq落叶就没有画了,比较潦草不会画车TVT/////希望大大不介意,打扰啦】


评论 ( 19 )
热度 ( 17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