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吊子画手,偶尔尝试码文。
快要淡圈TVT
稍微儿有些cp洁癖
安雷/瑞金/朔芷/龙白/好茶/冷战
朔芷朝耀瑞金不逆不拆/互怼清水可逆

© 都寂
Powered by LOFTER

【朔芷】无疾而终(下)

配图来源于我家习习 @羽北道 ////习习宇宙无敌好,不接受任何反驳意见




05

那日的文艺汇演不知道是以什么结局告终,只记得那日的前半场气氛压抑的紧,好似是要专门为后半场的嗨专门做铺垫。

上场前段芷琪还捂着胸口兀自紧张,凌朔突然走近,“我们一起玩场大的,作为压轴炸醒他们吧。”

段芷琪起先还是一脸茫然——然而她很快就懂了凌朔的意思。

凌朔在一曲终了以后直接把吉他往地上一放,凌朔一个华丽的转身,就像变戏法一般,把台上一个被白布遮住的大型器械一把掀开,变出了一架架子鼓。

台上的曲风也在这时瞬间一转,段芷琪直到看到凌朔向后台小哥打了一个响指,才明白过来今天一切都是凌朔的计划以内,也不知道她瞒了众人瞒的多久。

台下此刻已经出现了嘈杂的窃窃私语“怎么回事……节目单上没有这曲子啊……”直到凌朔富有压迫气息的一个重击打破了这些怀疑。

“是,是《We Will Rock You》啊!”已经有同学兴奋地站起来大喊。

段芷琪此刻也明白了凌朔的意思,回头看了一眼敲击着中鼓的凌朔,凌朔给了她一个会意的眼神。

说来奇怪,这首乐曲在登场之前俩人连一次都没有排练过,默契却好到惊人。凌朔冷冷的中性声线和着段芷琪的清新嗓音,竟然是相性好到无比。

舞台是亮的,台下是漆黑一片,却能听见大家已经被挑拨起来相和的歌声,如同浪潮一般源源不断地冲向了舞台的沙滩。

“We will we will rock you!Rock you!”“We will we will rock you!Rock you!”

 

段芷琪觉得这是自己这辈子和凌朔站的最近的一次——不是关乎身体上的距离,而是自己终于为了凌朔第一次疯狂一把。

一曲终了,台下响起了震耳欲聋的叫声,凌朔跑过来突然把段芷琪一抱,段芷琪半个身子就坐到了凌朔的手臂上。段芷琪捂住嘴巴强忍住尖叫出来的欲望,舞台仿佛天旋地转,台上的追光刺得段芷琪几乎都睁不开眼睛。

神啊,时间走到这里已经可以了。就让时间,永远定格在这一刻吧。

在这个以千人的尖叫为背景的幕布前,凌朔用只有她俩才能听见的音量在段芷琪耳边轻轻说道:

“原来你也不是那么无趣嘛,段大学霸?”

 

 

 

 

06

回过神来时,草稿本上已经密密麻麻地布满了凌朔的名字。段芷琪写凌朔的名字很有笔锋,比写她自己的姓名还好看,“朔”的月字旁的一撇恰似那锐利的刀。写着写着两个字便连成一片,纷乱的字迹是不属于段芷琪的潦草,恰似那被扰乱了千回的匆匆掩盖不住的杂乱思绪。

段芷琪驻住笔,笔尖的墨水不知何时渗透成了不大不小的一个墨点。

天,凌朔真好看。

纵然段芷琪每次东扯西凑的作文每次都能奇迹般得到老师的赏识,纵然段芷琪学会了那么多描绘外貌的词句,但看到凌朔的一瞬间,对于那张放在小说里描写绝对要破三张纸的面孔,大脑便仅仅只剩下“好看”两个字。

凌朔的眼睛是通透的琥珀色,瞳孔在高兴的时候会少见地收缩。

凌朔的手指关节泛白,可以见到白皙的手背下淡淡的青色脉络。

段芷琪这么想着,回忆出关于凌朔的种种细节,人物的形象瞬间变得丰满起来。

回过神来时,便看到自己报废了的那张草稿纸。段芷琪叹了口气,把草稿纸揉成一团。

自己真是没救了——

段芷琪心想:

自己应该是那种笼中鸟吧?由于鲲鹏凌云之志的惊鸿一瞥,便从此深陷其中地沉沦,无法自拔。可是鸠再努力,陪伴鹏凌云千里的永远有且也只有鲲。

而凌朔的心是旷野的鸟,她在漫天黄沙的沙漠里纵情歌唱,她的温柔从不会为一人甘愿停留而作茧自缚。

这场爱恋,本就只能无疾而终。

 

 

07

段芷琪比起平时,倒是期待月考。因为仅仅月考的时候,才会给她一个光明正大的理由,去偷偷看那个自己喜欢的人的身影。

虽然仅仅是背影而已。

段芷琪所在的学校,月考座位是根据上一次月考的成绩排名而排序的。而每一次,段芷琪都可以看见落座在自己斜前方的凌朔。

高二的试题对于成绩较好的同学来说还算得心应手,做完一遍检查一遍,大概还余有十分钟的时间。段芷琪早已被冗长的试卷磨的没了耐心,于是执起笔用手臂支撑住脸,装作在思考的样子,去偷偷看凌朔的背影。

凌朔有时候早自习翘了课独自去篮球场打球,打的累了就直接披个校服外套去月考了,有时就天热就直接穿T恤,活的正如她而言随性的很。段芷琪就偷偷在纸上描摹凌朔背后的那块好看的蝴蝶骨,蝴蝶骨在她的背后微微隆起,一副破茧而出生机勃勃的样子。

凌朔的体型会因为常年的运动显得很匀称,肌肉都是紧紧地崩在身上,好似一副蓄势待发的样子。凌朔做完题检查的时候会转笔,段芷琪在后面看不太清楚,只能想象那支黑色的中性笔在凌朔匀称的指尖流畅地运转着。

“你看,我在看你,你不知道。”这句话本来该有点计划得逞的小小喜悦,却听起来苦涩无比。

段芷琪再次把目光转移到自己刚刚完成的试卷,清秀的字迹的排列组合此刻却好似在旋转跳跃,段芷琪却再也看不懂,闭上了眼。

“你看,我在看你,可你在看谁。”段芷琪把这句话放在心口喃喃地再说了一遍。

然后下课铃响起,原本沉寂已久的考场一下子喧噪起来。段芷琪缓缓地拾掇着文具用品,就是为了再多看几眼凌朔。而凌朔每次都是早早地收拾好了文具,一下课就和朋友有说有笑地走了出去。

凌朔人缘很好,这她是知道的,凌朔几乎能在瞬间和其他班的任何同学打成一片。凌朔的好人缘来源于她帅气的外貌,她随性的性格,她的一切,总之是段芷琪这种慢热型的性子不能匹敌。其实她对于凌朔也许与其他人对于凌朔应该毫无不同,只是那天的晚上凌朔偶然间选择了段芷琪,也就给了段芷琪些许,或许自己与众不同的期许。

但是毫无结果的希望是不会有益处的。

毫无结果的希望是毒药。

凌朔本来从未想过如此结果,到最后,还是残忍了一把——尤其是一位当事人不知道情况下无意识地给了另一个当事人的伤。

(这段月考偷偷看后背借用了萝卜大大安雷作品《鲲鹏》里的梗QAQ因为感觉这样清新的氛围真的好棒)



08

凌朔是在高三那个秋天走的。

在走廊听到隔壁班女生的闲谈才得知这个消息的段芷琪仅仅是紧了紧怀里抱着的一堆参考资料,抿了抿发白的嘴唇,却没感受到的是指尖掐在自己的手心,是那么的疼。

没有那些狗血的言情片段,也没了小说中描绘的风雨铺陈烘托了气氛,那日天气阳光正好,明晃晃的秋日阳光,恰似相遇那日,却又如此不同。

凌朔是去国外的大学深造音乐,段芷琪觉得自己应该去祝福她,毕竟很久之前段芷琪就明白了凌朔的梦想绝对不是自己这么得过且过,她是鲲鹏,怎么会被仅仅局限于国内这一方天地。

可是段芷琪想质问凌朔为什么不告诉自己要去国外的事都没了借口。

段芷琪自嘲地想,你又能够以什么身份去问呢?朋友,陌生人,仅仅相遇一次的合作伙伴,亦或是凌朔的追随者?

她又有什么理由,去告诉你,一个朋友也称不上的陌生人?

段芷琪不是凌朔的什么人,仅仅是凌朔对她而言,意味着整个世界。

可是那天的段芷琪却向老师请了假,段芷琪这是第一次请假,老师批假条的时候看着她,意为深长:“高三了,最后一年,可别影响了学习。”

段芷琪从老师办公室退出的那一瞬间突然很想哭,可是哭不出来,她想哭什么呢?两年后的今天和当年正式做自我介绍的那天是这么的相似,仿佛句号画了大大一个圈,就再次回到了原点。

不一样的,不一样。三年前的段芷琪还没有遇见凌朔,三年后的段芷琪已经永远地失去了凌朔。

段芷琪人生最后一次疯狂,就贡献给了凌朔。

段芷琪推上自己的自行车出了校门,市区没有飞机场,要想乘飞机必须去市公交车站换乘。段芷琪不知道凌朔会去市里东西哪个车站,她只有去赌一把。

那个女生说,凌朔要先去s城。于是段芷琪推着自行车跌跌撞撞地冲进公交车站,匆匆停好后又再次冲进了大厅。

大厅的屏幕滚动着s城的发车信息。大厅里人很多,却没有某个银色头发的身影。

自己究竟是在做什么呢,翘了半天课不说,还一无所获。段芷琪深呼吸了一下,心中怀着苦涩的冷静。因为某个人要走便慌了阵脚,这可不是平时的自己。

凌朔这时应该已经在车上了吧?或者根本没有来这个车站。

段芷琪再次深呼吸了一遍,正欲转头,便看见了站在自己身后的凌朔盯着自己笑。

周围的人物色彩都像融化一般失了真,唯有凌朔所在之处光芒万丈。

“啊啊,没想到,最后来送我的,居然是你。”

“班上那群家伙也太不够义气了。”

凌朔倒是无所谓地笑,仿佛自己这些抱怨的语言不过是打圆场一般。段芷琪想,“自己与他们,在凌朔的生命中也不过是些匆匆过客。”

段芷琪张了张口想说些什么,最终还是没能说出来。自己知道凌朔今天要走的消息时候没有考虑太多便追了出来,本来却也不抱什么追的上的希望,却忘了思考如果真的追上之后,自己该说些什么。

段芷琪笑笑,一如平常那般在脸上戴上滴水不漏的笑容面具来掩饰内心的兵荒马乱。

“你……国外加油。”

——只是由于刚刚剧烈运动过快而未及时调整过来的微微急促的呼吸暴露了她的全部心绪。





09

高考结束那天恰好赶上初夏,段芷琪刚刚从考场回到家便接到了同学聚餐的电话。推脱不了之后只好前去赴约,段芷琪看着坐了满满一桌的人,都是半大不大的青涩毛头小子的模样,依稀可辨已经有了一些成年人的棱角。

段芷琪不知为何突然想矫情一把,再见了啊,我的高中时光。

那顿饭段芷琪吃得很少,也很无趣。虽然心底里是知道已经出了国的凌朔是不会出现在这种聚会,但心里到底还是怀了一线希望的。希望被打破,自然也是没什么兴致。

大多数时候,段芷琪仅仅是坐在角落,听着大家兴致盎然地聊着话题,露出淡淡的微笑。

吃完晚饭大家说要出去唱k,段芷琪笑着说不了,付完自己的那份钱就往回走。夜幕已经淡淡地笼上了这座城,初夏蝉鸣蛙鸣的聒噪。段芷琪临了还撞上了一位初中生模样的骑自行车的男生,男生感到抱歉,段芷琪笑笑说没事。望着男生再次跨坐上自行车骑车远去的背影,段芷琪不知如何就想起了三年前的自己。

高考是一架收割机,收割了一茬又一茬,可是每年都会有新麦在润湿的泥土下勃发。这听起来不明不白地却含了些“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味道,然而也确实如此。

你的青春远去了,而他们的故事,却刚刚开始。

没有人能永远年轻,却永远有人年轻。

月色很美,夕阳的余晖此刻已经渐渐消散,仅留一些余晖给远处黛色的山脉染上金边,然而夜色却渐渐浓了起来,恰好满月。段芷琪俯身趴在护城河栏杆,河水映衬着商家霓虹灯,黑色的波涛闪着粼粼波光。河水带着暑气一波一波漫上来,浸润着,有点潮气。那是初夏特有的温度。

段芷琪用手机拍了一张照,像素低到什么也看不清,能看清的仅仅是一轮满月,在漆黑一片的镜头里闪着银色的光。

段芷琪翻出手机通讯录,当初她借口要学校文艺汇演同学的通讯录,到最后也只是存了凌朔一个。

那串熟悉的数字段芷琪已经倒背如流,手机莹莹的光照射在段芷琪的脸上。段芷琪翻出短信,开始编辑:

“告诉你一个秘密,我喜欢你已经很久了。我是段芷琪。”

段芷琪盯着那行短暂的字看了很久,想了想还是抬手把“我是段芷琪”给删除。那年的手机还是按键式,段芷琪的指节扣在那个删除键上,摁地很用力,指尖都泛了白,仿佛要用那双微微颤抖的双手把自己的全部少女心事都一并埋葬了似的。

“告诉你一个秘密,我喜欢你已经很久了。”

段芷琪看了看,默默地再次按下删除。明明几个字的功夫,删除却好似百年那么漫长。

最后段芷琪仅仅是打出了一行字“今晚月色真美。段。”还把刚刚拍的照片一并存入了草稿箱,仿佛是要作为月色真美的佐证似的。

刚刚被灌下去一杯酒,现在酒精有点上头。段芷琪有了困意,此刻她只想快点把这封邮件发出去,好让自己早些回去睡觉。

可是当那封短信的发送状态持续的一闪一闪,段芷琪才反应过来刚刚自己做了些什么。此刻一阵夏意的凉风吹过来,把那段芷琪刚刚还混沌的思绪吹的清醒过来。段芷琪在护城河栏杆上微微直起腰,心里暗骂自己白痴。

夏目漱石的这句话是高中必修,已经尽人皆知的地步,凌朔也一定看得懂,这句话和刚刚那么直白的告白也没了什么分别。

段芷琪迟迟不告白,便也是想自己这种迂腐的可笑的本不该存在的禁忌暗恋在自己内心中自我消化,等到时间能够抹平一切,那就可以无疾而终。其实段芷琪只是胆怯,她承受不起他人异样的目光——尤其是其中一道还来自凌朔的情况下。

而短信既然已经发出,就不能撤回。段芷琪这么想着,内心不知是绝望亦或是庆幸,还是心中巨石终于放下的轻松。

是啊,今晚的月色,怎么这么美呢。



10

段芷琪顿了顿,没有删除这封承载了自己这么多年的感情的回执。

这么多年兜兜转转,当年那个老旧的按键式手机也不知何时更新换代了几次,但是段芷琪唯独这一张手机储存卡没有换,别人笑她怀旧,段芷琪自己也不清楚是为了什么。

后来平平淡淡地谈了一场的恋爱终于以失败告终,段芷琪这才能够面对自己的心。

说什么的无疾而终,说什么时间能够抹平一切,都是假的。段芷琪依旧是喜欢凌朔,喜欢到天崩地裂海枯石烂的地步,怎么可能轻易放得下。

别人说她段芷琪是没有棱角的,段芷琪只是笑笑。其实她心里认定的事情,倒是倔强的很,这一点她自己比谁都看得清楚。

段芷琪叹了一口气,打开了收件箱。

——直到她手中删除的动作由于一封不起眼的,从未注意过的邮件而停驻。邮件的主人恰来自于凌朔,那个令她心心念念了这么多年都不能忘怀的名字。

“是,月色真美。”

随这句话发过来的依旧是一轮满月,隔着一个大洋的彼岸,隔着时差,两轮满月拼在了一切,恰构成一个圈。

为什么自己之前竟从未注意过呢——

段芷琪心想。


“是,月色真美。”

段芷琪看着这句话,笑着笑着,泪湿了眼眶。




11

此刻手机一抖,段芷琪吓了一跳,连忙退出手机信箱查看。

“您收到了一封新来信。”

世界上的事情就是有这么凑巧,当年的世界没有给段芷琪的圆满结局,终于在此刻圆上,仿佛世界都甘愿为她当了一次配角。

“我回来了。”邮件显示已读,来自凌朔。

正当段芷琪颤抖着的手不知道改打下什么回复的时候,又再次收到了一封邮件。

“我现在在你家楼下。”

段芷琪庆幸自己的智商还没有被这连续的冲击而坏掉,没有思考便冲到了窗边——毕竟这样要比冲下楼去快得多。

段芷琪深吸一口气推开了窗,就看着心心念念的那个人推着大大的拉杆行李箱站在小区楼下笑着扬起了手中的手机。手机的屏幕还停驻在之前两人收发短信的界面。

段芷琪捂住嘴巴不让自己哭出声。

这么多年过去,凌朔的头发长了些,却依旧是银色的,在幽幽的手机屏幕亮光的相称下闪着璀璨的光。

此刻正是天色已暗,梧桐落叶撒了一地,如同多年前的那个秋季清晨的阳光滤过梧桐落叶。

一切画了一个圈,又回到了起点。

“我回来了。”凌朔声音不大,却足以让在二楼的段芷琪听清。



“欢迎回来。”





-The END-

本来是没有最后一段的,w,但是因为实在太喜欢这两人了,就生生把一块刀掰成了糖。

怎么样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开不开心。

第一次写完完整的坑(虽说是短篇),字数破万,打下“-The END-”的时候心情特别激动/////

那么,食用开心?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 ( 8 )
热度 ( 1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