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吊子画手,偶尔尝试码文。
快要淡圈TVT
稍微儿有些cp洁癖
安雷/瑞金/朔芷/龙白/好茶/冷战
朔芷朝耀瑞金不逆不拆/互怼清水可逆

© 都寂
Powered by LOFTER

百年孤独

 夏洛蒂&玖红番外

食用说明:和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内容无关。实际上我完全看不懂那个

         BE结局[某种意义上的HE?]本来想写开放式的结局

         意识流作品

         文笔烂

——00<<<

在我的意识溺亡之前,在我的大脑还没有停止工作之前,我感受到重力牵扯着我的身体向下拽去,一生的记忆就如同走马灯一般地在我眼前回放,有我的记忆,也有玖红的。

我突然就不想动了,懒散地迎接即将到来的死亡,在这之前,我得用我最后的腐朽的身体,暂且就这么留下我最后的痕迹。

 

——01<<<

那是新一年的春天,或者说是春冬之交也可以。我在一个毫无印象的陌生环境中醒来。

一个很恍惚的日子,从那天之前的所有记忆都一概没有。这种无措的感觉让我很难受,像是鼻子里塞了什么东西一般的黏黏糊糊。讨厌这种感觉,如同死去的人重获新生,然后却悲哀地发现自己被时代抛下了,或者说时代远去了,留下呆在原地的我们不知所措。和时代出现了断层,茫然,前路一片茫然。我实在是想不起来当时是怎样地坐起身,怎样地走出房间,只记得的是,那天湿冷的空气一样的阴郁,然后确实是散布着霉菌的孢子漫无目的地飘荡如同幽灵。

湿意充斥了我的鼻腔,然后我蹲了下来,把身子蜷缩成一团,想借此来取暖,没有用,我身上的每一寸皮肤都散发着刺骨的寒冷。

走廊的挂像使我感到新奇,和真人太像了,以至于我总感觉他们的目光停留在我身上;走廊十分阴暗,或许我早该猜到的,然后挂着许多的镜子,每一面每一面都投射出无数个大大小小的我。

然后我在古堡的大厅里遇到了玖红,如此悲哀混沌的我遇上了令我琢磨不透的她。

我的常识和记忆一起无影无踪,以至于她这个活人在我的屋子我也并未感到什么不妥。或许对于我来说,她和城堡里的挂像和镜子并未有什么不同,都是在我之前应该原原本本地在那的事物,并且不会离去。

我的奇怪的常识和奇特的世界观也是刚刚才建立起来的,于是把现在见到的一切都理所当然地划定到了“正常会出现的事物”的区域。

然后我看到了她象牙白的肤色,如同东方瓷娃娃一般精致的面容,东方元素黑色的裙子,和苍白的头发上一缕挑染的黑色发丝。

“多么脆弱的一个人啊,仿佛水晶一般不堪触碰,又仿佛融进夜色就会变得支离破碎。”我在心里如是想。

然后她发现了我,对上了我的探寻的目光,然后她合上手中的书,站起身来朝我微微一笑

“我叫玖红,很高兴认识你。”

然后我很不知所措地回答,“我失忆了……不知道自己的姓名”

然后她笑了:“夏洛蒂………夏洛蒂如何,我感觉很适合你。”

我不知为什么就对这个名字有一种亲近感,恰如我才刚刚认识她就有了我们已经认识了很多年的错觉,刚刚的对话仿佛也在我们之间进行了千百遍的熟悉。

然后我看向她的眼睛,我确定了,直觉告诉我她看的根本不是我。

倒映在她眼睛里的那个人,有着和我完全一致的相貌。

那是失忆以前的我……也可以说是另一个我。

 

by都寂

t.b.c.

评论 ( 1 )
热度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