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吊子画手,偶尔尝试码文。
快要淡圈TVT
稍微儿有些cp洁癖
安雷/瑞金/朔芷/龙白/好茶/冷战
朔芷朝耀瑞金不逆不拆/互怼清水可逆

© 都寂
Powered by LOFTER

百年孤独02

——02<<<

这段时间——从一月到三月,整整两个月,我都从玖红那边旁敲侧击,希望能得到一点关于以前自己的薄弱线索。无果,玖红口风紧,我只能知道她确实是认识以前我的。

三月的中欧依旧天气寒冷,还没有回暖,玖红要我和她出去探访一个老朋友,我就去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去旅游散散心也好。

我们去了海滨城市,尖顶的哥特式建筑闪烁着冰冷的锋芒,还有屋顶是圆形的拜占庭式的基督教堂和画着五颜六色圣经故事彩绘玻璃的哥特式教堂。不知为什么,教堂总让我心神不安。

傍晚的雨下的有些猝不及防,我和玖红只好寻酒店就近住下。昏昏沉沉的雨点打在昏昏沉沉的屋顶,反倒是给我打了一针强心剂,我听着雨声敲打着屋檐发出的响声再也睡不着。睡在另一边床的玖红倒是睡得安稳,如同睡在摇篮睡在母亲的子宫里那样,蜷缩着身体。书上说这种睡姿的人最缺乏安全感。

是啊我看得出来,尽管相处有两个月了,或者说时间更久,她依旧不信任我,她的眼神像猫,就像野猫被人类驯化之后,仍有警惕感在她漆黑如墨的眼睛里沉睡。

我不知道我晚上是何时睡着的,只知道第二天我们去看海。

在旅店慢慢地消磨掉了一上午外加一整个下午的光阴,然后到傍晚时,天色终于放晴。然后我们履行我们因突如其来的暴雨而被打断的计划——看一次夕阳下的海。

“你知道吗,我最喜欢看海了。”

“我很不喜欢海的那种咸腥气味,可是我以前一个人住的时候,还是会经常跑到这来看海。”

玖红破天荒地和我说了很多话,可是我没有回答,因为我知道她只是想要一个倾诉的对象而已。

我们立在悬崖边,看海浪不知疲倦得摔在礁石上碰得支离破碎。玖红深邃的眸子里找不到焦点,她的眼中倒映着孤独。

“海就是我的那个老朋友,因为它顽强的生命力永无止境,盯着海浪,才能清楚地感觉到自己是活着的。”

她的背后是如血似泣的残阳把鸥鸟染上鲜血。

岸边只有一个萧条孤寂的单薄身影,我向远方看去,一直看到水天相接的部分,想找到她言语中所描写的那份海,找不到。

我们看的是同一片海,可是又不是。我们之间的距离离得很近,但我知道我永远都无法靠近她。

我们的心隔着天涯海角,我们是不同心态的孤独。

岸边那个瘦削的剪影看了使人心疼,于是我说:“走吧,也许待会狂风就要来了。海洋喜怒无常,待会的事,谁都说不准。”

只留平静无风的海面毫不犹豫地拆穿我这个不着边际的蹩脚谎言。

玖红脸上带着转瞬即逝的笑意,然后我在心里不由得骂了自己一句蠢,连个谎都撒不好。

活了这么多年,我也不太清楚当初看着她那岌岌可危的脆弱身影是的心情。同情,心疼,还是“爱”。

我的心如擂鼓却被海浪的涛声覆盖,我的面色因窘迫而红却被夕阳掩映。那个傍晚海鸥如同白色纸张在杂乱无章的飞舞。

还有你,心里只容得下那我无法理解孤独的你,你说你的心里有片海,可是我只能看见你把自己关在了自我的封闭的方盒子里。

你在追寻什么?你又在逃避些什么?

 

by都寂

原创

t.b.c.

评论
热度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