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吊子画手,偶尔尝试码文。
快要淡圈TVT
稍微儿有些cp洁癖
安雷/瑞金/朔芷/龙白/好茶/冷战
朔芷朝耀瑞金不逆不拆/互怼清水可逆

© 都寂
Powered by LOFTER

百年孤独03

——03<<<

旅行结束后,我和玖红又恢复了原来不冷不热,冷淡疏离的关系。

四月到了,天气依旧很凉,早晚温差很大,多雨。霉菌的气息依然一尘不变,这大概是由于城堡内太过潮湿了吧。

玖红说我的记忆保质期只有一年,这也就是说在之前的无数次中我也经历过失忆的煎熬,然后不得已的遗忘,在失忆中苦苦挣扎着陷入泥沼。

玖红还说“You can not die ,you are everlasting life.”,这句话多么富有美感和诗意,可是对我来说,死亡和活着并未有多大区别,每一次失忆,对我来说都是一次死亡后的新生,然后重复不变的茫然,迷惘,像西西弗斯那般接受着永生永世轮回着的无尽惩罚。

我到底犯下了何种罪孽?我又这样存活了多少年?我到底是什么存在?这我都不知道。

我是不会做梦的,但是有一天晚上我突然梦见了我的城堡,城堡的空气中扬着刺鼻的粉尘气息,墙壁上的挂像挂的不知是我的哪一辈祖先,狭窄的走廊似乎用远也走不到终点,走廊的两边是数也数不尽的空旷房间和镜子,房间的门紧闭着,谁也不知道门后是什么,或许是每一次失忆后的我。然后我站在旋转式楼梯的最高点向下看,不禁觉得头晕目眩,一重一重的螺旋,一重一重不变的结构,一重一重压抑着的仿佛是镜面世界。镜子里关着黑夜的困兽。

这个梦太过于真实,以至于我不知道这个梦里有几分真,几分假。

玖红说:你应该去学习,以充实一下你的生活,不然你会多想。

其实学不学都无所谓,反正终归是要忘记的,但我实在是无聊,感觉要是努力学习就能稍微接近些以前的我似的。

要学习的内容很多,可是我必须在下一个冬天来临之前完全学会,才能赶上时间。

学习认字首先花了我半个月,我对自己的速度感到满意,可是玖红说:是你的潜意识内仍有曾经的记忆,重复只是起到唤醒作用而已。

然后就是学习阅读,玖红抱来了大量以堆记数的书籍,一堆一堆摞起来充斥了空间。然后她说,这些都是你以前喜欢读的。

书籍内容很深邃难懂,我只好硬着头皮去啃那尖酸难懂的文字。

玖红看着我的眼睛,很认真的轻轻地说了一句:“你不像她。”我知道那个“她”指的是最初的我。

或许是的吧,因为记忆是构成一个人性格的主要元素,说到底,人也只是记忆的容器而已。

然后她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我知道她在发呆,因为她的书过了十分钟也没有再翻一页。我也知道她在想什么,她在回忆过去,因为她漆黑如墨的眸子穿过了时间。

很多年以后,当我读村上春树时,我就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那一刻的她。她很像直子,可是这个直子不会对我说:“我总是觉得似乎自己在茂密的森林中迷了路……一个人孤零零的,里面又冷又黑,又没有一个人来救我。”

她的确是迷了路,但是她从不需要别人怜悯般的拯救。如此高傲的她迷失在了名为过去的森林。

然后她站起身:“看不下去了,你陪我出去走走吧。”

我说:“好。”

其实我内心是想说:我在你的眼前啊,为什么总是固执的去追寻过去,我虽然没有了记忆,但是人是一致的,你看看我,真真正正地看我一眼可好,而不是将我作为过去的我的替代品。

我对过去的自己嫉妒地发狂,可是理智让我压下了感情,我压低了些声音,使声线听起来不那么颤抖,又再次重复了一遍:“好。”

好。

我的眼眶还是不争气的红了,只不过城堡里的阴翳为我做了很好的掩饰,我确信她没有看见,就算看见也不会去在意。

我没有质问的权利,她也没有回答的义务。

其实我更像直子,我们两个都是直子,都孤苦无依等待着永远不可能到来的救援。在同一片森林里迷路,可是我们都不曾遇见彼此*。

 

 

*指的是玖红和夏洛蒂都沉溺过去,但是玖红怀念过去,夏洛蒂怀念记忆,两者其实是有本质区别的,所以都无法相互理解。

评论
热度 ( 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