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吊子画手,偶尔尝试码文。
快要淡圈TVT
稍微儿有些cp洁癖
安雷/瑞金/朔芷/龙白/好茶/冷战
朔芷朝耀瑞金不逆不拆/互怼清水可逆

© 都寂
Powered by LOFTER

百年孤独04

——04<<<

五月的中欧开始回暖,这段时期的天气应该说是一年之中最舒适的吧。早晨和晚上很凉爽,下午一点左右是全天最热的时候,但也只能称得上温暖。温带海洋性气候使我感到惬意,让我暂且忘记了目前的烦恼。

其实有些东西,是你活了再久,思考的时间再长,时间也无法给出你满意的答案的。

这个结论是我当初的有感而发,到现在却仍然适用。

就像我看不透玖红,也看不透自己,我永远也不知道,对玖红的情感,是同病相怜的互相依存,还是自生难保的同情。还是爱。

“love”这个字眼令我捉摸不透,究竟是一种感觉,还是一种责任?

玖红她不屑于别人的同情,沉浸在自己的孤独,并且她享受这种孤独。孤独的我,茫然的我本身就需要有人来拯救,何尝又能自以为是地认为自己能够拯救玖红?

她总是一个人待着,吃饭,看书,睡觉,然后桀骜不驯地重复她那无数次的拼写“L-O-N-E-L-Y”。

油墨味和霉味依旧共存,这种奇怪的气氛下,她无言,我无声。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当初那次旅行也不过是一场虚幻的梦。

然后我想起了她蜷缩着的睡姿,想起了她那野猫一般的眼神。然后我叹息了一口气,决定对她的事再也不过问。她何尝不是这样希望的呢,我的贸然打搅,其实是对她造成的一种困惑吧。

 

一个月后她从我的城堡里消失了,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

我先去以为她是去旅游散心,因为她经常这样不打招呼地就出去。可是又一个月后,她没有回来。这个人从我的世界里出逃了。可是这一切和我都没有多大的关系了。你瞧,我们的关系就是如此奇怪,同住一个屋檐下,却又不是朋友,连过问寻找的权利也没有。

可是我还是放不下,尽管这个人违背了我们的诺言,她说七月份要和我一起去普罗旺斯看薰衣草花开的紫色海洋,看那澄澈如玻璃一般的天空,可是在这之前那个约定的人却消失了。

1580年,这个数字意味着声势浩大的又一场猎巫活动开始了,其实我还是担心的,担心她被抓住。这段时间读了这么多书,我怎么可能不知道玖红当初那句“永恒的生命”里包含着的意义。脆弱的人类会老会死,那不老不死的我们,岂不就是异类。

我们不是人类,尽管我不记得我们究竟是什么,可是我们除了生命长度外和普通人别无不同,其实我们才是弱者,连自保的力气也没有。

敬畏鬼神的人类,愚妄无知的人类,对于我们这种明目张胆地违背自然规律的行为,看成是对神的亵渎。魔鬼说的思想大行其道,认为世间万物为神所创,而每当发生灾祸时,便认为是邪恶力量在作祟,然后自相残杀,无数无辜的女性遭到牵连。

而这一切的起点确实对权利的巩固,维护教皇的权威,什么都不知道的普通人,就成了相互斗争的棋子和利器。

我把城堡里的所有房间都翻了一边,希望能够得知她去向的蛛丝马迹。最后我只发现了一张纸,那是她离开前写的的最后一句话:

“对不起,不过一切都会结束的,还有最近最好不要出门。”

这句莫名其妙的道歉搞得我心烦意燥,她为什么要和我说对不起?她哪一点对不起我了?一切结束又是什么意思?

她告诫我不要出门,难道她早就预见了现在的这场猎巫活动?一切的谜题让我心神不定。

该不会是她去迎接那本不属于她的惩罚了吧?这个念头使我吓了一跳,然后赶快打消。玖红她又不是傻子,她不会去做没有任何利益的自杀行为,可是我的直觉告诉我,玖红的消失和这场荒谬的魔女审判有关。

她或许是魔女吗。

可我又是什么存在?

我的心灰意冷现在看来也不过是小家子气的赌气而已,谁又能毫不犹豫地剪断一段感情呢?

Where are you?我将何去何从?

 

t.b.c

by都寂

这一章写的不是很满意,改了很多次依然达不到想要的效果,暂且就先这样吧。

目前字数5052个字

想要破万有点悬

评论
热度 ( 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