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吊子画手,偶尔尝试码文。
快要淡圈TVT
稍微儿有些cp洁癖
安雷/瑞金/朔芷/龙白/好茶/冷战
朔芷朝耀瑞金不逆不拆/互怼清水可逆

© 都寂
Powered by LOFTER

夏日的蝉

这是关于森屿的故事

锲子

蝉在地下待了十三年,只为与阔别已久的光明重逢,然后在七天之后献出自己的生命。

光明,真的有那么重要吗?真的。

因为其实我也亦然,或许被困的时间还要更久些,也许到今天有几百年了吧。

被告知,一旦从那个空间里出来,失去了庇护的我很快就会被时间加速追讨这么多年我游离于规则之外的光阴。亲眼看着自己的声音变得苍老,肢体加速崩坏脱落,皮肤老化为齑粉,血肉灰飞烟灭,身体一下子从少女变为老人失去过渡,老人变为一具尸体然后化为尘土。

出来后能够活着的时间只有一天,24小时,1440分钟,86400秒,然后这世界上从此再没有森屿。

就像失去抵抗力的幼儿生活在没有一丝一毫病菌感染的温室里可以活的长久,但是一旦出去遇到病毒,立刻就会死亡。

但是我已不再害怕,死神的威逼利诱对我来说已经算不了什么了。

我曾经拥有过,可是后来我失去了,所以我不再害怕,因为我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再失去。

我活得够久了,已经知足。

01

一片燥热的酷暑中,不知从哪被风吹过来一个蝉蜕正好落在我脚边,我将它拾起,用力一捏,蝉蛹在我的指尖之间化为齑粉,然后顺着手指流泻下来落到掌心,热浪使它重新纷飞起来,于是我只看见细小的颗粒化作乌有。

我知道夏天已经来了。

热带雨林中的夏天,是闷热湿润的酷暑,热浪如同四两拨千斤一般的,化解了你所有来势凶猛的招式,只剩下不痛不痒的难受反应,虚脱的毫无力气。

不过我知道和外界相比这片森林其实还算凉快,至少还有荫翳的遮挡和溪水的清冽。虽然没去过外边,但是曾经听某个人说起过外面的夏天是怎样的让人焦躁不安……

时隔也许有点远了,记忆不太真切。

那也许是我无数重复的生活中的一点靓丽的色彩,光是听她的描述,足以使我产生幻想憧憬以及向往。可是我无法出去,不是有镣铐限制了我的自由,而是对这片我深爱着的土地的一个承诺,一个责任。这是无形的枷锁。

哪怕到现在,我也时常会失神地想:如果当初重新来过,我是否会选择跟她走?

可是时间不会给我重来的机会,哪怕这里是以永恒停滞不变时光以著称的青春谷。

陷入回忆。

 

新坑,同样是女儿的故事

这章比较短小对不起【士下座】

都寂

t.b.c.

评论
热度 (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