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吊子画手,偶尔尝试码文。
快要淡圈TVT
稍微儿有些cp洁癖
安雷/瑞金/朔芷/龙白/好茶/冷战
朔芷朝耀瑞金不逆不拆/互怼清水可逆

© 都寂
Powered by LOFTER

酒洒

食用说明:aph 苏解梗/非国设

冷战组

阿尔第一人称

至于为啥不用“hero”的口癖……是因为be带这个口癖会比较奇怪

"我存在的全部意义只是超过你以此来否定你,可你却先一步离我而去。”

  路转拐角,不觉被一家装潢别具风味的酒吧所吸引,我推门径直而入,门与木质地板摩擦发出的“吱——呀”一声在这种静谧的环境中显得格外突兀。

酒吧明显还未到真正的狂欢时间,仿古的设计让它看起来别具格调,从半掩着的木格窗中打下错落的夕阳,金色的粉尘在光影中浮沉跃动,地板散发着清新如同桦树林一般树脂的清香,我闭上眼,思绪又被勾回到那片光阴婆娑斑驳的密林海洋,风吹树叶发出飒飒的辽远声响,惊得一片飞鸟从林间跃起,几粒淡淡的影子,以昏黄的天际为幕布,构成一幅笔触清淡的水彩画。

正在播放的唱片是某个不知名乐队演奏的俄罗斯管弦乐,这个国家小调的悠扬舒缓的像一条静静流淌的河,简直无法让人想象激昂的进行曲也同样出自这个民族谱曲家之手。

坐在吧台正在擦拭餐盘的服务员探身问我要些什么,也许是被这独特的氛围所影响,本想开一瓶啤酒的我语到口边却不知怎么就变成了伏特加,昂头咽下一口,烈酒带来的烧灼感一直从我的食道蔓延到了胃,滋味如何我到底是体会不到,只留下了深入骨髓的刺痛。这刺痛却有不仅仅来自这烈酒,还有记忆深处更加深刻难忘的某种情愫。

我想起了莫斯科独特的圆顶建筑想起了红场想起那上空飞舞盘旋的鸽子,还有那个该死的——忘不掉的——俄国佬。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俄罗斯的酒烈,身处极寒之地的人自是要用极烈的酒来暖暖身子,不然心就会被冻住。

这该死的酒精对我极不友好,我俯下身开始剧烈地干呕起来,腹中的不适感使我的胃绞得生疼,喉咙被呛到喑哑。醉眼迷离中我开始迷惘地想是不是俄罗斯的事物都对我如此不友好,他想离开本hero就毫无眷念地走了?嘿,他以为自己是谁!

我却如此的忘不掉这个把我弃之不顾的叛徒——哪怕他去往的是天国。这酒精给我造成的反应极为突兀,其实我一直都明白啊不是他对我不友好,而是身处大洋彼岸的我们本就如此不合——你举你的红色旗帜宣扬平均主义,我有我的蓝色尊严主张人人平等。你看结果到最后倒是你先输了,可这并非我想要的结果呵。这火热的烧灼感使我想起别离前他的那个炙热的吻……我想我果真是醉了,天花乱坠,不然为何会再次想起他。

我摇摇晃晃地重推开那扇门,明明全身已经软到毫无力气却还是拎了一瓶伏特加在手中作为来过的纪念。夕日欲颓,太阳残忍地收回它的热度,刚刚酒精造成的烧灼感逐渐冷却,我突然感觉好空好冷,于是我再次打开瓶塞抬头猛灌一大口苦涩的酒,半边沿着我的嘴角淋下,负又干咳,你看连你的酒都如此排斥我。

我前前后后眺望着寻找地平线,酒精使我眼前出现重影泪水模糊一切,我抬头仰望天空却找不到太阳也找不到想要超越的对象,只有一个年轻人痛苦地被淹没窒息在这冰冷的现代化钢铁海洋。

end

比较早的作品了,快到苏解日于是放出来,欢迎指错。

评论
热度 ( 1 )